2010年1月7日 星期四

重案組黃Sir網上版:病態賭徒焗殺雙親跳樓亡

「我們的花藝設計師用黃菊、白菊、百合、黃櫻、葵葉等等,加上白色裙腳,更特別加添一個大蝴蝶結,製作出這個西式具有優美線條的大型哀悼花籃,莊嚴又大方得體,表現你對己故親友的思念和哀悼......」
一九九七年七月十六日,早上十時,西環士美菲路一家花店,老闆黃小姐開店的第一單生意,雖然是「白事」,但她仍不厭其詳地向對方解說。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名年約四十歲男子,臉上長滿鬚根,像是徹夜未眠,他在花店外徘徊了好一會,才下定決心進入店內。
「我想買兩束鮮花,用來拜祭剛逝世的親人。」那名男子問黃小姐。
「請問是貴親不幸去世?」黃小姐問。
「我的父母。」那名男子平靜地說。
「父母?」黃小姐恐怕聽錯對方的說話,反問。
「家父母剛剛去世。」那名男子說。
真慘,難怪他徹夜未眠。黃小姐一邊想一邊向那名男子介紹適用於「哀悼父母」的花籃。
「貴親有沒有宗教信仰?」黃小姐問,因為不同宗教信仰對鮮花的「闡釋」不盡相同,萬一弄錯就會掀起不必要風波。
「他們都是虔誠基督教徒。」那名男子說。
「這兩個花籃都有康乃馨,粉紅色康乃馨及百合花象徵母愛,黃色康乃馨代表父愛,在基督教中,百合花象徵純潔、貞潔和天真無邪。在復活節時,百合花束經常出現在基督徒家庭中,因為它是耶穌復活的象徵。」黃小姐解釋。
花束包好,那名男子付錢後離去。
大約半小時後,那名男子又進入黃小姐的花店,對黃小姐說:「我想買花拜祭我的祖母,請你給我一束花。」
那名男子付錢後,向黃小姐道謝後離去。
數小時後,重案組探員進入黃小姐的花店,把她嚇了一跳。
「買花的是不是這個人?」重案組探員向黃小姐出示一張照片。
「是!就是他!」黃小姐對那人印象深刻,一眼就把他認了出來:「請問有甚麼事?」
「他向你說過甚麼,請你盡量向我們複述。」重案組探員說。
黃小姐將情況向探員說了一次,探員留下一個電話號碼給她,說:「那名男子與一宗案件有關,如果你再見到他,請立刻通知我們。」
離開花店後,探員打電話給仍在現場調查的同袍,得知那名男子的祖母葬在薄扶林基督教墳場,立刻驅車前往。
在一個墳墓前面,探員發現一束鮮花,顯見剛有人到來拜祭,可惜來遲一步,只得返回現場與同袍會合。
稍後,警方控制中心向巡邏警員發出通電:「各單位留意,現時通緝一名四十四歲男子林浩明,他涉嫌與在西環北街發生的一宗隻重兇殺案有關。」

被警方通緝的林浩明(四十四歲),在傳訊公司任職夜更傳呼員,與父親林民(八十六歲)、母親張秀英(七十九歲),一年前租住西環北街十六至廿六號建隆樓七樓一單位。
林姓夫婦俱為虔誠基督徒,育有三子兩女,是教友心目中的模範夫婦,每星期均往西環李寶龍路潮語浸信會與教友聚會。
兩人近年因風濕骨痛致行動不便,近半年來已甚少參加教會聚會,但間中亦會由兒子林浩明將奉獻金交予教會。
林浩明為家中幼子,性格極為孤僻,與各兄弟姊妹甚少傾談,關係疏離,各人對其生活均不甚清楚。
「他曾經結過婚,妻子年多前由大陸來港後就與他分手,他為此飽受打擊,最近更沉迷賭博,經常往澳門得欠債纍纍,曾向父母要錢被拒。」林浩明的親人說。
負責調查這宗倫常慘案的港島西區助理指揮官(刑事)謝強,向在場採訪的記者陳述案情:「警方於今天上午十一時三十分收到死者夫婦長女的電話,指其弟(林浩明)致電給她,稱父母已死在家中,叫她回家查看。」
警員與報案人抵達現場時,單位的大門緊鎖,此時林浩明打電話給胞姊,指示她在門口的地氈下取得鎖匙。
「警員與報案人入屋查看,發現她的年邁父母分別仰卧在室內左右兩間睡房的床上,兩間睡房及客廳打掃得非常整潔。」謝強說:「兩人均面容安詳,身穿潔淨睡衣,身上蓋著被,枕頭左右兩邊分別放有一本聖經及一束康乃馨。」
揭發雙屍案後,西區重案組第二隊接手調查,探員在客廳發現三個膠袋,袋內分別載三人的財物,包括首飾、手表、相片、中學畢業證書。
探員在客廳發現一封由林浩明署名寫下的遺書,內容是:「生活得不愉快,父母年紀老邁,體弱多病,實在難以獨力照顧他們,我已心灰意冷。父母很開心,他們先走一步,我會跟隨他們而去,媽媽於七月十六日凌晨三時死,爸爸於七月十六日凌晨六時死。」
林浩明生性嗜賭,尤喜到澳門賭場賭牌九,警方發現他借了四家財務公司合共八萬元,他為逃避債主與雙親頻密搬屋,先後在西環卑路乍街及北街租住舊樓單位。
林浩明亦頻頻轉工,先後在超級市場送貨及傳呼台工作。
探員根據兩名死者身旁的鮮花追查至花店,希望能找到林浩明下落。
法醫官奉召到場協助調查,當他移動屍體時,死者的嘴唇滲出鮮血,經初步檢驗,懷疑吃下混有毒藥的粥品致死,估計死去約二十四至三十六個小時,兩人身體均無表面傷痕。
法醫官取走該對老夫婦的胃液及肝進行化驗,核實具體死因。
政府化驗師在現場找到安眠藥,懷疑被殺老夫婦在服藥後,被人用枕頭焗昏窒息致死。

「西環北街發生懷疑雙重謀殺及自殺倫常慘劇,一名男子早上致電胞姐透露已殺死雙親及會自殺,警方在單位內發現兩具老人屍體,該名男子則下落不明。」在電子傳媒於晚上六時播出這則新聞之前半小時,有人目睹一名身穿藍色長袖恤衫、深色長褲男子,在與命案現場建隆樓遙望相對的西環觀龍樓D座二十樓欄河跳下,當場頭顱爆裂喪生。
警員到場後,在他身上發現一張紙,上面寫:「我叫林浩明,父母叫林文,張秀英,我欠下賭債無法清還,本可一死了之,惟擔心年邁雙親乏人照顧,故不得已先送雙親一程。他們已死在家中,請通知我的哥哥和姐姐,希望財務公司不要再向我家人追債。」
紙上寫上身分證號碼、住址及兄姊的電話,警方稍後通知死者兄長到場,證實其身分。
西區重案組第二隊接報到達跳樓現場,憑照片確定死者為林浩明,據上址住客稱,死者在上址欄河坐了很長時間,其間一直抽煙及眺望遠處。
探員經調查後,相信林浩明因殺害雙親,畏罪自殺,屍體舁送殮房,案件列作雙重謀殺及自殺處理。

附錄

病態賭徒一個累廿人

本港估計有十二萬病態賭徒,調查顯示,每一名病態賭徒,會連累二十名親友,香港大學精神醫學系的研究發現,四成多病態賭徒有心理精神問題,三成多更有抑鬱情緒,建議治療賭博時應同時治療他們的心理。
強制賭博(compulsive gambling) 或病態賭博 (pathological gambling)的賭徒,在童年或青少年時期已開始參與賭博活動,他們的父母多數有賭博習慣,及至進入成年時期,他們亦維持一定的社交賭博 (social gambling)活動。
輸錢皆因贏錢起,賭徒往往因一次贏大錢而開始對自己的「賭術」或 「賭運」充滿信心,當賭輸而要以信貸或借債來應付時,他們就進入病態初期。
當中也有一些因理財不善,過度揮霍,或過分借貸而希望透過賭博求快錢的。
不論是「先賭後借」,抑或「先借後賭」,當「賭」與「借」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時,賭徒就會陷入失控病態。
香港明愛展晴中心與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學系鄧素琴教授正進行多項有關賭博問題的研究計劃。研究結果將有助發展及推動有關賭博問題的公眾教育、預防及戒賭服務。
大部份受訪者曾因賭博與家人發生爭執( 82% ),對自己的賭博問題感到失控或欠債 ( 50-78% ),荒廢學業/工作 ( 48% ),向「大耳窿」借錢 ( 30% ) ,出售物業來賭博或償還債務 ( 17% )。

病態賭徒指標(國際標準DSM4)

以下十條問題,請選答是或否:
1.腦海裏充滿關於賭博的事情。
2.需要不斷增加賭博的注碼來得到剌激。
3.曾經嘗試控制,減少或停止賭博但都不成功。
4.嘗試減少或停止賭博時會感到不安或容易發怒。
5.以賭博來逃避問題或舒解一些不快的情緒。
6.輸了錢後會再去睹,希望追回輸了的錢。
7.曾說謊來隱瞞自己的睹博行為。
8.為籌集賭本曾做一些犯法的事情。
9.睹博行令我失去工作、學習、晉升的機會。
10.要依賴他人提供金錢來舒解因自己賭博了引致的財政困境。
(若答案超過五個「是」為病態賭徒;四個「是」為問題賭徒)

工業福音團契戒賭熱線
電話:27487207
服務時段:0930-2130(一至五)
目的:透過教育、預防、治療和支援工作,幫助問題賭徒戒除賭癮,支援賭徒家屬面對困難。

循道衛理中心戒賭輔導服務
電話:25204933
電郵:counseling@methodist-centre.com
服務時段:1000-2200(一至五);1000-1800(六)
目的:與受賭博困擾人士同行人生路。

明愛展晴中心戒賭輔導服務
電話:24997828
電郵:fsag@caritassws.org.hk
服務時段:1000-1900(一、二、四);1000-2200(三、五、六)
目的:協助受賭博問題影響的人士和家庭建立一個健康的人生。

東華三院平和坊平和快線
電話:28274321
電郵:evencentre@tungwahcsd.org
服務時段:1000-1900(一、二、四);1000-2200(三、五、六)
目的:
1. 協助賭博人士及其家人解決沉迷賭博而衍生的問題。
2. 為受賭博困擾人士戒除賭博習慣。
3. 培育公眾及下一代正確健康生活模式。
4. 研究並建立「本土化」的賭博輔導及治療服務模式。

病態賭博防治會賭博受害者輔導熱線
電話:82038148
服務時段:24小時
目的:
1. 防止嗜賭人士成為病態賭徒。
2. 提供有素質及創新的服務給予病態賭徒,使他們戒除賭博心癮。
3. 為了他們及其受傷害的家人重建健康及快樂的生活。

影音使團人生熱線
電話:81008012
電郵服務 :gospel@life-tme.org
服務時段:1000-2200(一至六);1600-2200(日)
目的:人生熱線是一個藉禱告及聖經真理安慰及鼓勵的輔導熱線,將積極人生,愛與關懷,透過熱線傳遍整個社會,改變人的生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